呱吉:追著靈感跑|有坑就想踩下去

從建中休學然後退學,考上輔大廣告,最後轉到臺大人類系的呱吉,本名邱威傑,現在是經營youtube影片《上班不要看》工作室的首腦。

說起對臺大的記憶,看似叛逆的呱吉自述,國中時期他其實是全心專注在讀書的A段班學生,跟普通台灣教育體制內的學生一樣,嚮往著臺大校園,所以談起臺大,第一個蹦入腦海的竟然是「臺大校園是我國中時跟女朋友第一次約會的地方」,然而正是這份古怪,造就了呱吉人生許多有趣的意外。

呱吉,B85(推測)人類系,現任NSFW首腦、台北市議員候選人

 

走上人生叉路口

因為呱吉的求學過程太過蜿蜒,我們從他高中時參加的劇團問起,希望能夠從這個他甚少被提起的特別經驗作為指引,找到呱吉(大學)生涯的走向。

高中時呱吉偶然在電話亭看到宣傳單,加入了The Walker沃克劇團,之後甚至與母親談判休學一年參加巡迴演出。在我們看來,半路出家搞藝術或許跳tone,但這也顯露出了呱吉往後一個顯著的特質:只要有趣,就在他的守備範圍。

或許連呱吉自己也沒想到,原本的人生旅程從原本的乖乖牌路線,隨著巡演急轉彎,像是開啟通往秘境的全新副本遊戲,走著走著就走上了分岔路,支線變主線,劇團成了生活的重心。

 

我還以為自己會當教授

經歷無數的考試,聯考重考轉學考,呱吉來到臺大人類系,他自述「相較於社會學、心理學以大範圍統計的方法做研究,人類學的研究常常選擇在原始的鄉村、小島,以最簡化的狀態觀察人們的活動。」而人類學的訓練也的確影響了很多他對事情的看法,「社會上所存在的事情、發生的現象,背後都是有他的價值或意義的。當一個社會事件發生的時候,不會首先否定或是質疑,而是思考背後是不是有一個邏輯、文化意義存在。」

這樣愛探究的性格,加上知道自己喜歡也擅長讀書、寫報告,呱吉一直以為自己應該是會走學術的,而教授就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職業,不僅有安定的收入、寒暑假還有受人尊敬的社會地位。但形勢比人強,他的人生在時代與許多的「沒想到」沖刷之下,流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圍牆外的頑童

「當時社會上發生了很多事情,劇團中也有更精彩的事情在發生。社會氣氛有了很大的不同,是很開心的,像是贏了一場戰爭。感覺什麼都可以去做,年輕人對於政治相當的熱情,感覺社會是可以改變的。」解嚴後,沃克劇團也隨著時代的風潮,開始「忍不住」有更加政治性的創作。

如果說劇團是主軸,校園生活對呱吉來說就如同背景音樂一般,並不特別深刻。雖然對於唸書感到興趣,但是那股不安分的心情,讓他無法做一個乖乖待在教室裡的好學生。享受著校園圍牆外精彩刺激的生活,卻也失去了其他大學生們時常一起擁有的經典回憶,呱吉(老來)雖偶爾感到遺憾,但這一切都是因為當時選擇了與他人不同的人生。

 

 

最可怕的不是選擇,而是不做選擇

呱吉大學畢業前夕正是網路泡沫時代的開始,他在網路公司找到了工作,因此就沒有完成學業,但呱吉看清了網路公司的暴起,有九成九都在無意義燒錢,也絕對會迎來暴落,他認為自己的工作一文不值,「不想浪費時間,在那邊做的事情不會在歷史上留下痕跡」,最終還是離職了。

在呱吉的人生中,似乎找不出一套堅守著的原則,他是如此地Freestyle,似乎只有他自承的「有坑就想踩下去」個性,可以替他的多重身分下註解,如同他採訪時所說:「只要這件事想起來很有趣,做完所發生的最壞後果我能夠負擔,我就會去做。」

 

不論是從事電玩的行銷、進入迪士尼工作,一直到現在經營網路影片創作,呱吉始終忠於自己的靈感,即便是洗澡時一瞬之間出現在腦海、或是天馬行空的想法,他都會盡最大的極限將他們付諸實踐,因為好玩。

「三十歲以前沒有一個選擇是錯的,最可怕的不是選擇,而是不做選擇。不用害怕有什麼負面影響,其實這你都可以應付得過來,因為人生的成本、代價在三十歲以前是很低的,不會對你的人生蓋棺論定。」

 

呱吉以自身經驗坦然地說,「勇敢嘗試的話,就算跌倒受傷也無所謂,因為做了之後,才知自己會變成怎麼樣、社會會發生什麼改變。」他一直在做的是一個沒有人做過的實驗,中間成本無妨,結果總是有人生不斷轉換軌道所畫出的絢爛軌跡。

 

(上篇完)

訪談人:包馥宜、陳虹君、林意庭/撰稿:包馥宜、陳虹君/編審:林意庭/攝影者:陳虹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