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立:除舊布新|我們那個時候是錯的

以身為兩家知名企業的創辦人而言,張天立給人的感覺格外輕鬆,一件簡單的臺大EMBA波羅衫與長褲便是他全部的行頭。

那天我們先行到他的辦公室採訪,見張天立提著無糖豆漿當作早餐,輕鬆地在位置上就座,看出他繁忙卻不隨意的生活哲學。格外宏亮的嗓音與表情豐富的臉使他看來精力充沛,直接而不拘謹的態度和活潑的笑聲逐步削去我們與訪談人的距離。

在做完簡單的說明後,他首先取得話語權反問我們,比起直接了當的談論回憶,現今的臺大學生「會想聽到甚麼東西?」

張天立,數學系,B68,現為 TAAZE讀冊生活創辦人,曾創立博客來網路書店,被譽為台灣電子商務先驅

 

 

我們那時候是錯的

張天立畢業於數學系,並於美國賓州大學取得電腦碩士。然而,談起臺大生涯在他的人生中扮演了甚麼角色,他的回答卻出人意料,首先得從臺大「沒有給他甚麼」談起。

「我們那個時候是錯的」他這麼說。談起數學系,他更表明那是理工科系中「最理性也最理論派」的科系,而更直接的評價是——與社會脫節,張天立以其敏銳的眼光,直言不諱地向我們點出臺大與現實社會的格格不入,「學校教育沒有充分讓學生理解與認識社會的運作模式。」

他毫不客氣的表示,系上的課程「浪費了好多時間」,當年數學系的風氣似乎預設了學生將來只有成為教授這唯一的一種可能性,而對無心走上學術研究的他,數學系就成了難以提供足夠學習動機與興趣的夢靨。

憶起當時的同學,就他記憶所及有很大一部分的確成了教授。然而,張天立卻選擇在畢業後前往美國就讀電腦碩士學位,後來又申請了MBA,看向商機與市場,他的日後發展與系所風氣差距之大令人難以忽視。

 

鏽得漂亮

說起通識課,張天立更是感慨萬千,聽說現行的共同課程仍包含大一國文與英文時他難掩不認同的情緒。

「我差點畢不了業」他這麼說,「因為我的中國通史被死當。」而被當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缺乏對科目的興趣,也不是無法跟上課程:問題出在老師身上。

他憶起教授當年在第一堂課上帶學生欣賞青銅器的情景,面對「商朝銅器與周朝鐵器的差別」評論卻只有「鏽得漂亮!」,完全不帶客觀性的言論在張天立耳裡聽來全是「胡說八道」。

歷史原為他最喜歡的科目,最後卻因對教學方式的不滿而無法過關。張天立強調,他完全認同國文與英文本身的學習價值,然而,對臺大學生而言這些基礎科目都可以「列為自修」,規劃為共同必修非但沒有必要,更是搞錯教育的重點。

 

 

僵化的轉系制度:當分數成為阻礙

對課程的不滿最終也反映在成績上,使張天立在對於數學系失望後,申請轉系面臨瓶頸,「臺大非常僵化」他直說。

談起他在資工系修習的兩門課程,他自信滿滿,大方說著「我知道我會成為很好的工程師」,他驕傲地宣稱就連本科生都痛恨的debug,對他來說卻是「人不堪其苦 ,張天立不改其樂」。

但是,數學系必修與通識科目所拉低的成績,卻讓張天立轉到資工系的計畫失去希望。對他而言,學校講求「公平」的評量標準,反而成了生涯發展的桎梏,在轉系的門檻前「學校不會談interest,都只是看你的分數」,而這般不合理的制度到現在仍牽制著臺大學生,數十年如一日。

以分數為轉系標準看似公平合理,然而,卻將興趣、學習動機與熱情等更為關鍵的特質摒除在評分標準之外。這套以分數為重心的評量基準在這四十年間,卻不見任何的調整與改善,臺大在這方面的不變,使張天立談來除了遺憾更多的是感慨。

他還說,堅持「公平」的另一個後果是教育與社會脫節,讓學生沒有機會去認識資本主義的運作模式;要改善這一點,張天立主張設計一套迷你MBA作為臺大學生的共同課程,將投資、 法律、社會心理學與管理學等課程列入必修,而非只有創創學程的同學有機會接觸。

 

學生要自覺

學生時期的經驗與創業多年的歷練,鑄成了張天立他在談及教育時不吐不快的一套想法。他不斷警告身為學生應該要有「Awareness」,要知道學校教育有其不足,也要懂得跳脫;若是沒辦法「自己培養自己」,最終將只能成為體制「mass production」中的一員。

張天立提醒道,當未來為知識把關的主體已成為Google,學生便不能將學習局限於學校給予的資源與知識。他認為,在網路世代若僅跟著學校的腳步走,將會失去多元嘗試的機會,尤其現行的教育制度處處充滿了待調整的缺失。

 

不創新就沒有意義

在訪談的最後,張天立鼓勵同學要秉持本心,但也要多聽多看,「Simplicity but not simple mindedness」。身為臺大學生,要讓自己「outstand」並展現承擔風險的勇氣,「考慮到風險就不用活了,不創新就沒有意義」他果斷地說,想來這也是他一生遵循的信念。

這信念帶著他於網路仍不普及的1996年率先創立了博客來網路書店,在歷經內部的營運風波後,轉而開闢二手書市場。而如今的臺大卻與他年輕時無二致,制度仍然僵化,課程設計也並未跟上現代社會的需求,使他感到憤慨之餘,急於提出心目中的解套方案。

他是走在時代浪潮尖端的先行者,然而臺大在他的生命史中卻是一個僵硬的斷點——三十餘年的歲月,需要改變的卻沒有改變。

 

(完)

訪談人:徐彩庭、林意庭、陳又嘉、何孟軒/撰稿:徐彩庭/編審:林意庭/攝影者:何孟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