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尚禾:進行式|我要什麼,造就了我是什麼

尚禾對於戲劇有興趣的這件事情,其實是從大學時才確立。高中時候的他面臨填志願的選擇,除了反抗父母干涉之外,並沒有對從事戲劇有很強烈的渴望,反而是入學後才發掘對表演的熱愛,因此狂烈地去追求。

「我要什麼,造就了我是什麼。」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神情認真,我們彷彿看到了過往那個充滿叛逆習氣的少年,從迷惘裡跨出了自信的步伐,奔向更為肯定的未來。

現在身為職業演員的尚禾,仍不時會質疑自己「是不是把演員當成終身志業」,也因為這樣的想法,反而讓他更能夠把握住每一次的演出機會,盡力呈現當下最好的自己。

  

 

用自己的語言說自己的故事

趁空檔尚禾他喝了一口咖啡,輕鬆地問我們會想要出國唸書嗎?眨了眨眼,他由衷地說「拜託,一定要出去看一看。臺大沒有不好,但是你們能夠讓臺大變得更好。」他提醒我們不應以輕浮的態度延畢,留在學校說是繼續使用這裡的資源,而更應成為臺大的資源。

尚禾在2008年時遠赴紐約讀表演,但他並非一味向我們讚頌外國萬花筒般的大千世界,反而說道「出國念書不一定是好是壞,反而是經歷過這一切之後,才會發現自己的好,或值得進步的空間。看了更多事情你會更知道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他認為在出國之後,才能更加肯定自己在做的事情是對的,更不用去害怕做想做的事情。

「真正去到那邊之後才發現其實我所想像的跟實際上有落差,那裡的演員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優秀,這並不是說他們不好的意思;而是我認為,當我們在臺灣是優秀、一流的人才時,沒有理由離開了臺灣就會變得不好、低人一等。」

 

  

關於他在紐約的學習歷程,尚禾以逗趣帶有苦笑的表情說,「我主要都演中國餐館的老闆還有外送小弟、會功夫的亞洲人、或電腦很強的亞洲人這三種類型,但我並不會抱怨且嫌惡西方文化觀看亞洲人的狹隘視角,而是接受、理解他們的文化價值觀。」

但這並不表示他以一種消極的態度面對這樣的刻板印象,反而行動發生在歸來之後的故鄉,他說「回來要講的故事應該更貼近自己,想好好表達在臺灣大家想看到的故事。」

當作品與自身具有連結時所獲得的感動,遠超過觀光客式的走馬看花,這就是尚禾他在歸國後深刻體認到「用自己的語言說自己的故事」,是一件多麽難能可貴的經驗與機會,同時這也是他所追求的終極目標。由此,他秉持著「不只是想讓在臺灣的家人看到自己的作品而感到驕傲,而是要讓其他人看到一個臺灣人在呈現作品時帶來的感動」的精神。

 

在汪洋中建築自己的島

訪問接近尾聲,我們問尚禾有沒有想給學弟妹什麼建議,他說道「剛進去臺大查資料的時候要先了解圖書資訊的分類,在那個時代獲取資訊的路徑是複雜且需要動腦的。

原本要花一個下午的時間去尋得的資料,現在只消泡好一杯咖啡的時間就可以了。」講到這裡時,尚禾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這個變化的路程對我來說是奇怪的,你會瞬間發現你還沒準備好的時候爆炸的資訊就已經大量的湧進。」

從他那個世代到我們現在才歷經短短十年,科技的介入卻掀起了滔天巨浪,不只是當今獲取資訊的方式與過往早已大相徑庭,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聯絡也正遭逢巨變。對網路世代的我們也許難以想像,那時候和朋友在外頭約見面只能透過公共電話聯絡,遲到見不到面的話,約就是散了。

 

 

以時間軸來看,尚禾他很羨慕上一代臺大學生懷著身為知識份子的使命感,知道自己擁有能力可以去抗爭、獲得想要追求的東西,而到了他自己那個世代,前人都早已經爭取到該爭取的東西,因此他那世代人的重點,就轉變為「選擇想要的東西,尋找自己的風格」。

然而,現在又跟以前不同了。資訊的爆炸使尚禾他認為建立風格成為了一種必須,「臺大學生不一定比別人好,但我們更知道如何在各自的領域中讓自身擁有獨特性,這不只是學術上的突破,而是建立自己的不可取代性。」

 

最後,他也提到,當每一個世代的人在看下一個世代時,只會認為下一代比上一代還要差勁,但其實每一代都有各自的驕傲,要怎麼尊重接下來發生的事跟期待下一代在擁有上一代的遺產之後,如何做得更好才是最重要的。

 

新生南路上逐漸抽高的樹

最後,尚禾向我們談到了時間,他說自己剛入學時,從戲劇系館望出去,還看得到沒有斑馬線的新生南路,也能直接看到位於轉角的誠品書店,但在大四的時候,靠近大門口中間的一排大樹,成功地擋住了他的視線。

「對我來說,這提醒了我在這裡的時間已經到了,同時我在這裡可以被保護的狀態也已經過了。那接下來,我們要如何反過來去保護這個曾經給予我養分的地方。」

他接著說,「我不認為我們所講述的這些東西有很大的必要需被記錄下來,而是這些感受應該被理解。因為你們不會知道,自己當下正在感受的東西對於未來是多麽重要而並非理所當然。」

 

談話結束之後,他頻頻提到的一句話還縈繞在我們心中,「因為很想要,它才會發生」這彷彿是他踏入臺大戲劇系之後不斷告訴自己的原則,那樣堅定而又充滿幹勁。

從尚禾侃侃而談的過程中,總讓我們深刻感受到一個「做戲的人」所具有的熱情與魅力:這熱情是從骨子裡滲出來的,沒有篝火那種熊熊烈焰,卻是最厚實有力道的小火慢燉,熬著他表演工作的漫漫冒險長路。

 

(下篇完)

訪談人:鄭芸茜、林意庭、陳又嘉、蘇宜廷/撰稿:鄭芸茜、陳又嘉/編審:林意庭/攝影者:陳又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