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興: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回頭盡是感謝

這天我們與王文興教授約在校史館二樓的小間,時間還沒到,就聽聞外頭一陣躁動,知道教授肯定是提早到了。一如王文興他時常漫步在臺大的裝束,紅色後背包、襯衫扎進繫著皮帶的褲子外搭背心、全白直至耳後的中短髮,我一下就認出他來,近看才發現教授有著雙炯炯如鷹的雙眼。

呱吉:非典型玩家|我一定是選了困難模式

從建中被退學,考上輔大廣告又被退學,流離失所的呱吉笑著說他對學校沒什麼認同感,「那些地方都不承認我,我也不屬於任何地方。」也因此轉學到臺大人類系後,他自承對臺大周邊的回憶比在內部的回憶還要來得強烈,不同於普通臺大學生談起校園,回憶中總放映著腳踏車奔馳在椰林大道上的一景,呱吉用他自己的方式寫下校園記憶。